死神

乔恩颂 2020-3-15 341

 

 不知道从多少年前开始,从p城开始,蔓延到整个国家,接着是在更大一些的范围内,开始流传起这样一个传说来。

 

多留意身边,如果发现有什么你不认识,他的目光却紧跟你不放的人出现在你的身边,那你可得小心了……”

他们的出现意味着你离你的死期不远了。
  
  因为他们是死神。


————————————

不知怎么的,顾北想到了很就以前——他妈妈对他还很亲切的时候,对他所讲的那个传说,在你濒临死亡的时候死神将会出现在你身边,戴上善良的假面伺机带走你的性命。
  
  要说为什么?

 

因为这个年幼的孩子,现在已经开始为了生计而成为窃贼。

 

而在他最近一次(昨晚)去偷窃营养剂的时候,偶然一转头发现附近的残墙上蹲着一个黑色的影子,在黑夜中也漆黑得异常显眼,不过再仔细一看,那道影子却不见了,就像一切只是因为他过于紧张而眼花一样。

 

但出于职业素养,他可不认为自己的眼睛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欺骗自己。
  
  诚然,营养剂是现在这个一切都进入机械化的世界里最为廉价不足以称道的东西了。

 

可是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他连补助用的营养剂也领不到,更有些同样不富有的人十分斤斤计较,随时准备给像顾北这样赤贫的小偷来上一拳。

 

那道黑影想必也是来找他算账然后又嫌麻烦跑回去……吧?
  
  这种话就算用脚指头想想都不可靠。
  
  真正让他想起所谓死神来了的,是今天他又一次见到了的那个人。

 

在今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他家残破的玻璃窗照到他脸上之时,伴随而来的,是一道令人不寒而栗的视线。你可千万不要小瞧一个年轻窃贼的敏锐,特别是像顾北这样一个人混了好几年的。
  
  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窗户边,用余光顺着视线到来的方向看去——虽然之前没有看清面貌,但他无比肯定今天在街上见到的就是那个人。

 

那个人混杂在清晨攒动的人群中,微微抬着头,虽然他走动着,但不管到走哪里,他都一直盯着顾北不放。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北觉得他朝他笑了一下,也许是他发现了少年的注视?也对,他可能是死神嘛。
  
  没有继续去看那个观察者,顾北开始在自己破了好几道缝的镜子面前整理起衣装来。

 

他今天也打算出去碰碰运气,说不定有哪家店铺或工厂不看ID光看外貌就雇佣他这个童工。不过想来也玄,虽然他的个子有在拔高,但因为不一定每次到饭点都有营养剂可吃,他看起来挺瘦的,总得来说,在一般人看来,他还是个孩子。
  
  不过先不论年龄的事,操作活需要学历,体力活有机器,护工需要有资历,少数需要人工的活计一般也是轮不到他的。顾北开始有点羡慕起那些被他翻烂的书里的古世界来,那时自然把她一切的美都展现给了人类,有动物,有植物,有花,有果实,有种子……实在过不下去还能回归大自然。
  
  当然现在大自然依旧把她的美交付给了人类,只不过……顾北关上了装有营养剂的箱子,确保锁上的三道锁都完好无损了才敢出门——虽然他自己就是干这行的,但他可不想自己也被偷。

 

出了家门,他还得去面对这个灰蒙蒙的都市呢。
  
  据说这个城市初建之时还是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很是漂亮,但他可看不见,他能看见的只有坑坑洼洼的墙壁,以及年久失修早被人弃而不用的高塔,还有将天空笼罩的透明穹顶。

 

据说在其他先进一些的都市,墙上会有显示屏,可以用来展示古世界美丽的自然景观——那些他只在商场播放纪录片时看过的场景。
  
  顾北在出门之后又一次见到了那个人。

 

他就穿着一件黑色风衣站在电线杆上对他微笑,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这种怪异的举动会赢来大伙儿的围观。

 

也对,在这个冷冰冰的都市里连人都是冷冰冰的,谁会在意他啊。

 

况且他还可能是死神。
  
  说起来死神长得都如他一般俊美吗?

 

也许吧,不过顾北知道他这辈子估计见不到第二个了。

 

只见死神突然挺直了脊背,一个后空翻,便再一次消失在了顾北的视野中。但那粘乎乎的视线却一点也没有减少,顾北仍能感觉得到。
  
  光路是可逆的,顾北相信现在他只要多朝四周看看,他一定会与死神四目相接,不过那也不能决定什么,所以他没有这么做。他大概……是快死了吧。
  
  今天的应聘依旧不成功,没人对他这个毛头小子感兴趣,甚至连你等几年再来吧这种敷衍的话都懒得说就直接将他赶走了。
  
  每当他走进一家商店或是一家工厂时,他都能感受到那火辣的视线,当然这种感觉在他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更甚。有几次回头,他还看见了死神,死神正跟着他一步一步向前走,死神似乎不会露出其他什么表情,一直向他微笑着。
  
  被一个帅哥注视的感觉虽然诡异,但不得不说他还是蛮受用的。
  
  在他入睡的那一刻,他不是很清明地看到死神打开了窗户,跨了三两步,蹲到他的储藏柜上直勾勾地看着他。死神的打扮和白天很不一样,只穿了一套黑色紧身衣,但又不是纯黑,在那块有些单薄的后辈,还用反光的丝线绣了一个飞鸟纹样。
  
  融入黑夜的死神就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般伴他入睡了,今夜他睡得格外沉,大概没有什么比死神在身旁还要可怕的事了吧?大概。
  
  第二天醒来时早已日上三竿,死神也不见了踪影。只有大开的窗户还有粘乎乎的视线犹然存在,顾北在少有的清明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他今天看起来很精神,是个好兆头。
  
  他最近会死,他会怎么死呢?他不觉得自己会是病死的,也不觉得自己会是自杀而死的,大概是被车撞死,或被什么人杀死吧,再不济就是他会突然展开贤者模式告别偷窃从而饿死。不管怎么想,最后的死法都太憋屈了,所以他到死之前是不会告别小偷生涯的。
  
  之后的偷窃、出行、应聘、睡眠,死神都跟在他身边不放,并且有些得寸进尺的距离越来越近。死神有时站着,有时蹲着,有时用那超脱常人的身体做出一些奇怪的姿势来,不过每当顾北看过去时,他总是面露微笑,向顾北展现出超脱人世的温情。
  
  这种感觉很好,虽然说出来有点奇怪,但他很喜欢。
  
  就这样过了几天,可能是顾北的放纵真是太过了,在他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时,死神就靠在门边对他微笑。顾北像是没看到他一般继续了之前的动作,打开门,走……
  
  嘿,你看见我了吧,别无视我啊。死神也跟了进来,这是顾北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不如想象般悦耳,反而有点呱噪。
  
  “……你好,你知道我叫什么吧?顾北关上门,我这里没有板凳,不能请你坐下,也没有饮料。
  
  嗯,我知道你叫顾北,可你别这么生人勿近啊,另外我可不需要那些东西。死神弯下腰摸了摸顾北的脑袋,你可以叫我子南,我觉得我还是和你打声招呼的好。
  
  只是想要打声招呼而不是认识,这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差别,这意味着顾北不回应他的热情也没有关系。
  
  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吧?我看了你这么多天现在才出来和你说话。子南将双手按在顾北的肩膀上,力道不是很大,只要顾北一委身就能脱离。
  
  “……还好吧。但顾北站在那儿,没有离开的打算。
  
  孩子,你就快死了。
  
  嗯,我早猜到了,你是死神。顾北点点头,就好像子南告诉他的是天气情况,而不是他自己的未来一样。
  
  ……”子南把刚刚准备好的安慰性话语咽回了肚子,虽然我的出现意味着你确实快死了,但我可不是死神。
  
  那你是人?
  
  不,算不上。子南松开了手,他的表情有些苦恼,我大概是类似你们印象中的死神的存在吧。
  
  怎么说?
  
  因为我可以闻出死亡的味道,就像乌鸦……奥,抱歉了,现在没有这种生物了。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话。
  
  ……为了表达感谢。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弄得顾北骤起眉头来,他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需要眼前人感谢的事,这可能意味着之后他会,但目前他绝对没有。
  
  那你可得表示表示。为了我之后可能会做的,让你感到感激的事情,表示表示不为过吧?类似死神的存在。
  
  好啊。一百个同意。
  
  子南活了很久,至少比顾北想象的要久,他见过青翠的草地,活跃的小鸟,清澈碧蓝的溪水,还有秋天的落叶,夏日的繁花……他那种怀念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他的知识如天空一般浩瀚无垠,单单他可以流利背诵许许多多顾北本认为他这辈子也不可能看到的诗集,就能让这孩子敬佩不已。
  
  在外面时,子南不会打扰顾北,如同他们还没打招呼时那样,仅仅是把视线投入顾北身上。回到家之后,子南会教授顾北一些东西,或说一些他听都没听过的古代故事。

 

顾北这几天学习到的东西,比他前半辈子加起来的都多,他的脑子现在无比清明,清明到有些得意忘形。
  
  他开始觉得生活如此美好,去应聘时店主会因为他的妙语而对他多有关注,有些厂商甚至预定了等他到年龄就可以去那里工作,连偷窃的时候也不再那么胆战心惊,因为他知道他离摆脱现在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关键是有个人在身边陪伴的感觉真好,即使这只是个类似于人的存在。
  
  所以说他有点得意忘形了。子南的出现意味着他就快死了,这就和百牛定理一样是个死命题。
  
  在少年好不容易开始感叹人生时,人生给了他一个耳光。他被绑架了,绑架他的人他不认识,似乎也是被这压抑社会逼疯了的人之一。

 

不过这疯子闹得比他大很多,直接把科研院给轰了,然后在逃跑的路上绑了他做人质。

 

要说这穿白大褂的疯子就是天真,这冰冷的都市怎么会因为他个流浪汉而心软呢?

  
  “像你这样的孩子可能不明白,我们现在这个都市需要什么!我们不需要冰冷的围墙,我们不需要隐瞒,我们需要把一切开饭,重回自然!”

 

“然后被外面的空气毒死么?”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空气不管怎样都是清新的,有毒的永远是我们!”

 

“你疯了。”

 

白大褂直接扇了他一巴掌,又在他的肚子上踹了几脚。

 

“孩子,知道现在世界为什么变成这样么?全是我们这样的毒瘤害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疯狂笑了几声后,白大褂给顾北的嘴里灌了些东西。

 

“感受一下自然的痛苦吧,小毒瘤!这可是坎特雷拉,给你最后的人生享受一下古世界的毒药吧!”

 

切,真是倒了血霉了!顾北愤愤看着白大褂的离开。

 

不过谁又能说这不是命中注定呢?在他被绑架的整个过程中,一道视线从未离他而去,甚至在他被殴打时都没有,那时子南的视线,火辣、粘乎乎又毫无感情。
  
  子南凭空出现在他面前,真的是凭空,他的出现就像是空气中的粒子一瞬间的聚集一样,不过由于肿胀的眼皮,顾北看得并不真切,但他仍能看见子南这次失了笑脸,真稀奇。
  
  他可没有天真到以为子南的出现是为了救他。
  
  顾北,虽然我一直都有告诉你你离死不远了,但你现在真的最多只有5分钟寿命了。即便子南弯下了腰,他也是俯视着趴在地上的顾北。
  
  废话……少说,咳……你是…………”
  
  我是来吃掉你的。子南接上了顾北的话,你以前问过我我是什么吧?我是需要盗取生物生命力才能活下去的物种,而你快死了,被我吃掉也没关系吧?
  
  如果……不吃……会,咳……怎样……”
  
  不会怎样,我依旧会活着,也依旧可以像这样使用你们所认为的这些神奇力量。子南一抬手,顾北便随之腾空,这让顾北被压迫了许久的胸膛得到了一丝缓解,这大概是为了让他死亡前的痛苦减轻些。
  
  我只是会非常饿,饿到无可自拔,近乎发疯。
  
  为了……口腹之欲……咳咳……咳咳…………”顾北吐出一口血,他的肋骨绝对断了,他的肺部绝对穿孔了。感谢…………”
  
  见顾北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子南便直接接话了,不,没有人会想吃和自己相似的东西,我也不想,很久以前我们也生活在人类的社区里,一般吃一些植物的活力,偶尔会吃点动物的,只是现在……有‘灵魂‘的生物只剩下人类了。
  
  你对我的感谢,不过是为了感谢给予你食物的我而已。

 

我对你的感谢是感谢你让我又一次可以享受与人相处了,即便时间很短暂。
  
  顾北瞄了一眼碎在地上的,曾装有坎特雷拉的安瓿瓶,废话……还是……那么多啊……食物……还是……新鲜的…………呼呼…………”
  
  生物的特性意味着子南能嗅到死亡的味道这件事是真的,就算他不是因为坎特雷拉而死,他今天也一定会因为别的什么事而死,可能是身上的重伤,也可能是车祸,更可能是……
  
  你曾经见过坎特雷拉吗?

 

身体在渐渐变冷,嘴巴也合不上了,呼吸也变得困难。

 

他看着面色深沉的子南将他的后脑托起,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与他说。

 

“我曾经见过。”




DONATE
捐赠

帮助星空科幻维持运营。

点击捐赠
还没有人收藏过本帖~
最新评论 (1)
  • LUG 2020-3-27
    0 引用 2

    p城!!!

    • 星空科幻 - 读科幻,写科幻
      3
        登录 注册 QQ登录暂未开放
返回
写科幻
星空科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