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列昂尼德

乔恩颂 11月前 223

小队在河岸边发现了几句用软石头刻划在青色岩石上的句子。

最开始的几句已经模糊不清楚,顶多只能看到几个“正”字。

但最后一句,那最新鲜的一句却非常显眼。

【我捡到了列昂尼德,却亲手葬送了他】

 

1
我失忆了。

大体上能这么说吧?

于我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草地上,对于自己的过去一点都不了解,还是严谨一点说好了——就目前为止,我是一名孤立无援的毫无记忆的人。

就在三天前,几个好心人把沉睡着的我唤醒了,他们看我身强体壮,身上也没有任何伤口的样子,就打算让我跟他们走几天看看情况,没什么威胁,就带我去他们的营地的。话是这么说,在野外发现了我,对他们来说绝对算个惊喜,所以他们对我还挺友好。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半小时前他们被某个强大的变异者给一波团灭了……大概是这样吧。

只剩下两手空空没有武器的我,提前被他们支会着逃走了。

所以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走之前,他们表现得似乎对消灭那个变异者很有自信。

毕竟他们这边有装备完整的一个小队,而对面只有一个变异者,支开我,也只是单纯怕我帮倒忙,被劫持而已。

谁知道那个变异者会如此强大呢。

他们对自己还挺狠,在我从远处听不到动静,而回来查看时,只看到了一片漆黑的土地,和躺在上面已经面目分辨不清楚的尸体。

为了不因为伤口感染而变成变异者,他们在迷离之际一起自焚了。

至于害他们变成这样的变异者则早已跑得没有踪影了。

看着四具烧得碳黑的尸体,我的心情大抵是悲伤的。因为除了一些刻在本能中的基本生活常识外,我对这个世界的所有认识来自于他们。

“奇怪的病毒肆虐全世界,只要感染就会成为变异,变异者神志不清,把变异人类作为唯一的生存目的”他们用最简单的话给我科普了现在的大环境,“所以人类现在都聚集在各个基底中,抵抗着变异者”、“变异者的身体强度随着传染病毒的数量越多而越强大,刚变异的变异者是最脆弱的,所以杀死它们要趁早”什么的,也是他们常说的话。

也是他们不清楚我会不会变异,也要把我带在身边的原因。

不过现在看来一切已经成为枉然,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小山谷,我一个人都不知道怎么生存。

这么想着,我搜刮了他们剩下不多的能用武器。

吃的是没有了,不过好在什么是可以采集来吃,什么是有毒植物,他们也教授了我。

热武器也都被烧坏了,只剩下一些还算锋利的多功能匕首和采集用的剪刀之类的。

于是我出发向人际更为罕至一点的地方走去——据说不是所有人都会像他们一样好心,虽然在末世之中,脆弱的人类们理应团结起来才能应对变异者。

“喵呜~”

在我往森林走了十几分钟后,从左侧的树丛中传来了这样颤颤巍巍的声音。

我本不应该知道这是什么的(毕竟刚醒来我连自己是什么都不清楚),但当我走近一看,我便知道了这是一只用常识上来看算得上“大”的猫咪。

……我怎么就突然知道“猫咪”这个存在了呢?

抱着这种好奇心,我蹲到它面前直接用双手穿过它的前爪把他提了起来。

哟,还是只小公猫。

“喵嗷嗷——”

他有些难受地扑腾起脚来,似乎因为没什么力气而叫声细若游丝。

他的皮毛大体是白色,非常蓬松,里面掺杂了一些橙黄色的长毛,脖子上更是绕了厚厚一圈……尾巴也十分蓬松柔软。

可以吃吗?大概可以,但介于他是我第一个凭本能想起的小动物,还是不要吃他好了。不过实在没有吃的的时候,作为储备粮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喵!”

似乎注意到了我凌厉的目光,他停止了挣扎,喉咙里不住地发出呼噜声,我手下本温软的猫毛也刺啦啦的全立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吃你,不吃你,不过我们要一起去找吃的……要不然就吃了你哦。”

“呼噜噜——”

“别生气啦别生气啦,在为难之中我们相依为命,不随便生气啦。”虽然我也不清楚猫听不听得懂我在说什么,身边没有能够对话的人,他是我唯一的选择。

把猫咪放在肩膀上,我继续朝着我认为有食物的地方前进。

后腿趴在我的背上,前肢也好好抓住了我的左肩,猫脖子上厚厚的毛蹭得我的脖子很暖和。

“喵。”

就像是在抱怨着什么一样,他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叫。

2
作为这片空地唯一·孤立无援·养了只猫的人,我很快学会了钓鱼,这可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由猫在前面带路,我跟着一步后轻易在树林中发现的这条清澈的小溪(?),边上有许多废弃的鱼竿和鱼线,几块石头后还压着早已被弄湿的香饵,从塑料袋发霉的样子看,肯定是不能用了。

所以饵料用单纯善良的红虫们就好。

那四个人曾和我说过,如果实在手无缚鸡之力,不知如何动作,那就去捉条鱼吧!钓鱼总是一切经营活动的开始!

靠着这项技能,我成功和我的小猫咪在河边苟活了一个星期——比和那四个人呆在一起的时间都久了。

我的小猫咪也很信任我了,虽说还是一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但在每天用餐时还是能很好的把鱼刺挑出来,一点也不会弄脏嘴边的毛,吃相可好看了。

相比之下作为人类的我就很糟糕,一来我的牙齿和舌头天生不具备他那样方便的技能,二来对于鱼肉中那股草腥味,我怎么都很难接受。

所以别说生着食用了,就算好不容易用火烤熟了,我都要斟酌一番才能把它们咽下去。

“真是羡慕你啊,小猫咪。不过你可别误会,我这是代替被你吃掉的鱼说的。你看,你多好啊,还有我来养你,鱼就只有被吃了还被嫌弃的份,你可要好好代替你吃下去的鱼活下去哦。”

一边用还沾着几片鱼鳞的手抚摸着猫咪柔软的背毛,我一边说着些自己都不知所谓的话。

“喵嗷。”

他有些嫌弃地用牙啃了啃我的虎口,不过力度不大,连块皮都没蹭破。偷偷舔舐我手掌的,带着倒刺的舌头倒是真让人头疼。

添了几下还不放过,干脆放下了矜持直接用柔软的前肢抱住了我的手,身子也一个翻滚露出了脆弱的腹部。

“嘿嘿~小猫咪,真好啊~”

每当他吃饱了,就是这么好说话,躺平了任我随便摸,再不复之前如秋霜般冷峻的模样。

这种时候就觉得一个人真好啊,没有队友需要互相帮助,只要管好自己和我的小猫咪就好了。也不用担心断后得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小命呜呼,

因为我的“队友”轻巧到拎着他的后颈就可以随便跑。

有一说一,虽然因为缺少练习,我到现在还不太会用人类的武器,但是我单兵逃跑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只要我不回头,什么东西都追不上我。

在享受完饭后日常的休憩时光后,我就抱着他一起进边上的小树林找果子吃了。

据说人类需要营养均衡。

所以单单吃鱼度日当然是不可以的。

再说果子的味道在我看来实在要比鱼好太多,只是我的猫咪对此没什么欣赏的情趣。每当我把果子分一半放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总是兴趣缺缺地别过头不看我。

“好不容易找到的东西,你还嫌弃啊?”自言自语着,我摸了摸他的背。

真是可怜啊,猫这种生物,连好吃的都吃不了。

享受不到这种酸酸甜甜的滋味。

这就是只能吃肉的弊端啊。

3
就这样,我与猫咪平静的生活了一个月。可能是我运气好吧,期间我们一次也没遇见过变异者,水里、树上的食物也充足,除了洗澡时我的猫咪不怎么配合外,一切相安无事。

就当我打算把这一天当做普通的一天来度过时,我的钓杆钓上了一个皮质小双肩包,因为密封很好,所以打开后里面的纸质文稿仍然可以阅读。

一开始就说了,除了一些刻在本能中的基本生活常识外,我对这个世界的所有认识来自于那四个救了我的人。而很遗憾,文字就算是基本生活常识之一,所以我能看懂纸上的文字无压力。

这些文稿有些是打印的,有些是手写的,行文风格和一般说话时不太一样,有那么一些说不上来的别扭。内容是什么《忠犬八公物语》的观后感,故事大概讲述了一只忠犬在车站守候它不会回归的主人直到死去——话说什么是车站?

好吧好吧,撇除一些我脑海中没有意向的词语,我还是很为这个故事而动容的。

几近流泪。

放下文稿,我抬手摸了摸懒洋洋趴在河边石头上晒太阳的猫咪。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会像八公一般守候我吗?”

他的双眼眯出一条缝隙,懒洋洋地叫了一声。

“……嘛,这是当然的嘛,毕竟我一开始可是打算吃了你的。”

“喵呜。”

“小猫咪,真好啊。”

我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背毛,直到五指粘上了许多小杂毛也不放手。

“小猫咪,我好伤心的。”

“喵。”

“真的真的好伤心的。”

“喵。”

“说起来一定是没给你取名字的原因吧?老叫你‘猫’弄得你都不打算我和亲近了。”

我细细打量着他。

他的皮毛还是和初见时那般光滑柔亮,蓬松的毛发将他的体积整整撑大了一倍多——他本来不胖,只是看着有些臃肿。

特别是脖子上那一圈如火焰般看不出是红色还是橙色的毛,更是蓬松得异常,叫我盯着看久了,就想起一种动物来。

“长得就和小狮子一样,就叫你列昂尼德(狮)吧。来,列昂尼德,到我怀里来。”

列昂尼德似乎听懂了我的话,别了我一眼,但因为懒得动,而继续趴在石头上享受着我的按摩。

“你还真是慵懒。不过,如果只是肉的话……”

4
啊啊,果然不想变成那种恶心又不和善的样子。

恍惚中,我似乎看着那失了神志的变异者,紫色的不明液体包裹住了他们病变的身体,每一寸裸露的皮肤都向空气中散发出不幸的气息,而恐惧与战栗满溢了我的内心,让我动弹不得。

还想再次摸摸你柔软的皮毛,我亲爱的列昂尼德。

所以就由你来给我最后一击吧,让我作为“人类”,作为有营养的“肉类”死去。

给我最后一击吧,我亲爱的小猫咪。

带着我的一部分活下去,为我供养了你的生命而表示淡漠的感谢,好好将我吞噬殆尽。

撕咬我的身体,为我的人生留下最后一点意义。

“如果只是肉的话,我也可以的吧?”

再见了,列昂尼德。

再见了,我的猫。

真是可惜,我的血液将他美丽的皮毛给染脏了,没有我给他洗澡,到时候他可怎么办啊?


END



DONATE
捐赠

帮助星空科幻维持运营。

点击捐赠
还没有人收藏过本帖~
最新评论 (0)
    • 星空科幻 - 读科幻,写科幻
      2
        登录 注册 QQ登录暂未开放
返回
写科幻
星空科幻 推荐